歡迎訪問嘉興熱點新聞網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正文

七部新片全部退出春節檔!院線萬達們該何去何從

時間:2020/1/25 18:48:49 | 來源:網絡 | 閱讀:3175次

(原標題:財說|院線萬達們倒在了這個春節檔)

1月23日,原定2020年春節檔上映的七部新片全部宣布退出春節檔。原本以為今年再無春節檔,卻不想1月24日除夕當日有了新情況。

除夕當天,徐崢的電影《囧媽》宣布,將于大年初一,在抖音、西瓜視頻、今日頭條、抖音火山版和歡喜首映中在線首播,觀眾可以免費觀看。

《囧媽》公布在線免費播放的海報

這一消息公布后,歡喜傳媒(1003.HK)直線拉升,大漲44.5%。在一些影視行業研究員看來,《囧媽》在線首播可能改變未來電影放映格局。

《囧媽》和字節跳動的雙贏

根據歡喜傳媒公告,2020年1月23日,公司全資附屬公司歡歡喜喜與北京字節跳動網絡技術有限公司訂立合作協議,歡歡喜喜及字節跳動將于在線視頻相關的多個領域展開合作,字節跳動將向歡歡喜喜最少支付人民幣6.3億元作為代價。

主要合作內容是:

1、集團授權被授權方平臺,集團若干新電影及網劇在歡喜首映平臺上線后,可于授權區域內與歡喜首映平臺同時播放;字節跳動按本集團交付授權內容的進度向歡歡喜喜支付人民幣6.3億元作為使用授權內容的代價;被授權方平臺獲得的授權內容播出的相關收入總額在扣除被授權方平臺管道成本及上述人民幣6.3億元的代價后,如有超額部分,歡歡喜喜可獲若干比例的收益分成;

2、字節跳動在今日頭條、西瓜視頻等平臺內為歡喜首映平臺設立獨立入口進行導流;

3、被授權方平臺為集團的影視項目提供宣傳推廣支援;

4、集團將開放影視項目資源,為字節跳動及其關聯方提供植入廣告、聯合推廣、異業合作等資源;

5、集團將向字節跳動或其關聯方提供本集團主控出品影片的聯合出品方的署名權。雙方將于第一階段合作開始后盡快討論落實第二階段的合作細節,并簽署相關協議。

也就是說,字節跳動承擔了徐崢6億的對賭成本,花錢買單請全國人民在線免費看春節檔,而徐崢也可以得到6.3億之外的收益分成。

從字節跳動方面來看,此舉可以通過這一波免費播放春節檔吸引用戶。在此之前,字節跳動的新對手快手,宣布與央視春晚舉辦的獨家互動,將在除夕當晚發放10億元現金紅包。而2020年春晚紅包互動主題為“點贊中國年”,還將首次采用“視頻+點贊”方式搶紅包。此外,從2020年元旦起,快手還將推出“集卡分1億”活動。字節跳動顯然有所壓力。

而與《囧媽》合作,字節跳動顯然搶占了一個“價值洼地”。花6.3億元為用戶買到在家收看春節檔電影的機會,這或將進一步吸引用戶數。

從歡喜傳媒角度來看,此舉也更為穩妥。如果競爭春節檔,《囧媽》的對手們十分強勁。從此前預售金額來看,贏家顯然是《唐人街探案3》。在春節檔上映的7部新片中,大年初一預售排名第一的《唐人街探案3》已達2.27億,排名第三和第五的《囧媽》和《奪冠》,分別獲得了3700萬和2300萬。此外,徐崢此舉也規避掉了之前對賭協議的風險,對于徐崢來說,這一筆交易,遠比冒險闖關春節檔要穩妥得多。

根據歡喜影業之前與橫店影業公布的保底協議,承擔風險最多的是橫店影業。《囧媽》上映后,無論票房如何,歡喜影業都會收到24億,而超出24億的部分,歡喜影業只能獲得其中的35%,橫店影業拿到65%,也就是說,橫店影業為了這65%的利潤,與歡喜影業簽署了這一協議,看似對賭,實則保底。

“萬達們”該何去何從

在歡喜傳媒和字節跳動雙贏的模式下,輸家可能要數院線方“萬達們”了。

春節檔自2013年開始,逐步成為中國電影市場的最大票倉,每一年都取得了極大的票房成績,2019年春節檔7天假期產出59.05億票房。而這些票房,并未全部歸于出品方。

具體來看,總票房的8.3%,是向國家繳納的電影事業專項資金和特別營業稅,剩下的91.7%稱為“凈票房”。這其中,則是由電影院分享50%,院線分享7%,發行方會拿走15%,最終歸屬制片方的可能只有28%左右。

因此不難發現,電影票房收益最多的,是電影院以及院線。其中,電影院就是以萬達電影(002739.SZ)、橫店影視(603103.SH)、幸福藍海(300528.SZ)等為首的電影院。

春節檔的撤退,讓資本市場對剛剛有些起色的電影股選擇“用腳投票”。在春節前最后一個交易日,包括萬達電影、金逸影視、幸福藍海、中國電影等,都出現了5%以上的大跌。電影與娛樂指數(882462.WI)也大跌3.39%。1月20日以來,指數已跌去了將近8%。

個股方面早已呈現出疲態。1月20日晚間,萬達電影發布2019年業績預告。公告顯示,預計2019年萬達電影歸母凈利潤約為虧損33-45億元;未計提商譽減值的數據為凈利潤10億-12億。2019年萬達電影并不好過。從收入構成的角度來看,營收增長乏力的背后,是核心業務電影放映增長乏力。2019年上半年,包括票房、影院廣告收入、商品銷售在內的幾乎所有品類的收入都出現了同比的下滑,這是自2015年以來絕無僅有的。行業不景氣固然重要,但是類似爆米花收入在內的商品銷售也出現了大幅下滑,足以證明萬達電影的經營出現了問題。

更值得注意的是,萬達電影單銀幕產出持續下滑。

2018年萬達電影實現票房收入95.6億元,按照5279塊銀幕計算,單銀幕年收入為181.09萬元。用去年上半年的數字計算,這一收入僅為90.5萬元,年化計算后基本與2018年持平。而這都是建立在不再增長的基礎上。

此次的《囧媽》模式,將直接沖擊電影院業務。《囧媽》此舉意味著甩開了電影院這個中間載體,在目前的特殊情況下,大部分人選擇在家,《囧媽》團隊顯然把握住了這個機會。雖然目前尚未收費,但是未來一旦模式可行,或將采取付費模式,首映都會選擇在線上開展。而頭條系也可能借此機會,在以“騰愛優“為核心的在線視頻領域占據一席之地。

只是“萬達們”的日子肯定會越來越不好過。

Top
新腾讯分分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