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盤價格: 報價暫無地 址:天河區匯苑街23號查看地圖開發商:廣東省鐵投置業發展有限公司開盤時間:樓盤詳情 | 樓盤圖庫(0張) |">
歡迎訪問嘉興熱點新聞網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正文

廣東赴武漢醫療隊:“一定要平安回來,拜托了”

時間:2020/1/27 18:43:47 | 來源:網絡 | 閱讀:1413次

  • 廣東鐵路投資大廈 待售 寫字樓
  • 電話: 暫未公布
  • 樓盤價格: 報價暫無
  • 地 址:天河區匯苑街23號查看地圖
  • 開發商:廣東省鐵投置業發展有限公司
  • 開盤時間:
  • 樓盤詳情 | 樓盤圖庫(0張) | 參加團購(9人)

廣東赴武漢抗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醫療隊成員1月24日晚在白云機場集合。

出征人員箱子里主要是口罩、防護服、成人紙尿褲等。

同事和親友含淚送別。

南方醫院醫療隊17年前支援北京小湯山醫院抗擊“非典”時的場景。

南方醫院一份《請戰書》感動了網友。

1月24日晚11點,除夕夜,萬家團圓。而在白云國際機場,128名“白衣天使”即將乘專機前往武漢。

幾個小時前,湖北向國家求援,請求全國各地醫護人員支援武漢防御新型冠狀病毒導致的肺炎。短短幾個小時,廣東從一萬多名報名的志愿者中選出128人。

前來送行的廣東省衛生健康委主任段宇飛,在機場的出發大廳紅著眼眶向大家深深鞠了一躬,表達感謝,叮囑大家一定平安回來。

萬人中選出128人

1月20日確診感染291例;21日確診感染440例,死亡9例;22日確診感染571例,死亡17例;23日,確診感染830例,死亡25例;24日,確診感染1287例,死亡41例……

新型冠狀病毒引起的肺炎疫情持續發展,在國家衛健委的官方網站上,確診感染病例和死亡人數每天持續更新,疫情防控形勢越來越嚴峻。

1月24日是除夕,上午9點多,廣東省接到國家衛健委的通知,要求組建3支醫療隊伍,每支135人,形成梯隊,作為預備隊伍待命。

2003年,作為防控SARS的主戰場,廣東積累了豐富的經驗。1月23日晚,針對新型肺炎,廣東啟動了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

廣東省衛生健康委主任段宇飛介紹,在24日中午時分,針對新型肺炎的疫情問題,國務院組織召開視頻會議,湖北省的領導談到當前面臨的形勢和困難時表示,武漢的醫護人員已非常疲憊,請求全國各地醫務人員前往支持。廣東省委省政府當場向國家表態,枕戈待旦,可隨時出征。下午兩點左右,根據國家衛健委的統一部署,廣東的預備隊伍要馬上投入戰斗,緊急支援武漢,共同應對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

兵貴神速。接到通知1小時后,128名廣東省援助武漢醫療隊隊員名單確定。他們來自廣州的9家三級甲等綜合醫院,醫生37人,其中重癥醫學科醫生15人;護士83人,其中重癥醫學科護士15人,此外還有檢驗科技師8人。他們晚上8點在各自醫院集結,在機場會合后,搭乘專機在大年初一凌晨1時40分許抵達了武漢。

段宇飛說,這是廣東最優秀的一支隊伍。組建隊伍的時間主要花在挑選人員上。很多醫院在此之前就要醫護人員主動請戰,在確認此次需要組建隊伍時,報名的志愿者已經達到了一萬多名。

含淚的鞠躬送別

24日晚11點,在白云機場出發大廳,128名醫護人員集結。有些人的親友、同事也一路送到機場。

他們中,絕大多數沒能吃上年夜飯。國家緊急醫學救援隊核心隊員、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檢驗醫學部主管技師孫亮接到通知后,第一個到達集合地點,“在家喝了碗湯就過來了”。

“我早上7點30分上班,但5點50分就起床了,因為家住南沙比較遠。下午4點多下班馬上就趕回家,大概半小時就收拾好行李。”已經十幾個小時沒有休息的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的ICU護師易炳昆打算在飛機上睡一會兒。

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的醫療隊隊長,是呼吸科的周宇麒醫師。下午他在珠海中山大學附屬第五醫院對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的重癥患者進行了會診,結束后在回家路上接到通知,“隨便拿了點衣服”。

走得匆忙,歸期未定,行李簡單。

廣東省衛生健康委主任段宇飛在現場作動員講話時有些激動,也有些擔心。

他說,新型冠狀病毒來自哪里、怎么傳播的、有什么演變、是否會出現超級傳播者等都還沒有完全搞清楚,這意味著大家奔赴前線有感染的風險。但是大家沒有絲毫畏懼,各單位報名人數遠遠超過需要人數。

“我在想,這是一種什么精神?想來想去也想不到一個非常好的詞來表達此刻的心情,還是想用毛主席的一句話來概括,那就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特別是在這個除夕之夜,我們奔赴前線離開家人,這種情懷,這種大局意識,讓我非常感動。我給大家深深鞠一個躬,謝謝各位。”

鞠躬時,段宇飛眼里含著淚水。

被感動的還有機場工作人員。一名機場工作人員戴著口罩自言自語:“好佩服他們,真的好感動。”也有記者忍不住落淚。

段宇飛的擔心來自沒有對這支隊伍進行院感培訓,即防止醫院內部感染的培訓還沒有做。為了緩解武漢醫護人員的疲勞,為了武漢人民,為了所有人的生命安全,盡管廣東的確診感染病例也在攀升,但必須在第一時間出征。院感培訓只能到了武漢后再完成。

“平安歸來”“我心里有數”

郭亞兵是南方醫院感染內科副主任,也是此次廣東醫療隊的隊長。他說,應對傳染病主要是“三板斧”,第一是控制病毒源頭,第二是切斷傳播途徑,第三是藥物治療和預防疫苗。目前,第三板斧無法實現,沒有特效藥,更不要說疫苗。第二板斧目前正在做,但是遇到春運大潮的巨大挑戰,當前最有效的就是控制源頭。此時,全國各地的資源投入到武漢,既是為了武漢人民,同時對整個疫情的控制也是非常有效的。

段宇飛透露,從目前了解的情況來看,武漢面臨的形勢確實非常嚴峻,不僅醫護人員非常疲勞,物資、防護設備等也非常短缺。

為此,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院長、中國科學院院士宋爾衛讓隊員攜帶了一大批物資到武漢。南都記者在現場看到,裝滿物資的機場小推車在托運柜臺前排起了長長的隊伍。“我們原來有的N95口罩、防護隔離服全部給隊員帶走。”

使命,讓大家忘記了除夕和大年初一這兩個最重要的日子。“平安歸來”是最多的叮囑,也是家屬和同事的期盼。

24日晚8點半左右,南方醫院的隊伍在醫院集結,南方醫院的主要領導激動地說:“我們雖然脫掉了軍裝,但是軍人的底色還在。我們必須打贏這場戰斗。”

最后用命令的語氣對郭亞兵說:“隊伍你帶出去,一定要給我平安帶回來,拜托你了。”

“平安歸來”對醫護人員來說尤其重要。段宇飛說,醫護人員倒下一方面影響戰斗力,另一方面也影響信心。

郭亞兵解釋,防控傳染病,最核心的戰斗力是醫護人員,醫護人員的戰斗力則來自醫護人員的數量、質量以及斗志。醫護人員倒下一個,戰斗力就被削弱一分,斗志也會下降,人們的信心會受到打擊。

“醫護人員都倒下了,誰來保護老百姓?醫護人員都保護不了,老百姓豈不是更容易倒下?信心、心態又會直接影響人的免疫力。”郭亞兵說。

“我要說的話非常多,千言萬語歸一句話:大家平安歸來。”“我的講話完了。噢,等等,我還有一句。就是再過一天就是我們傳統的農歷新年,在這里我給大家拜個年,祝大家新年快樂。”

段宇飛最后補充的這一句“新年快樂”,是南都記者在現場聽到的第一聲新年的祝福。

站在隊伍中的郭亞兵對段宇飛的叮囑作了回應:“放心,我心里有數。”

段宇飛回應了一句:“謝謝。”

“其實我們也害怕”

郭亞兵出生于1963年,是南方醫院感染內科副主任,是這次南方醫院的24人隊伍中年齡最大的一位。

1月23日,一份按有24個紅手印的《請戰書》在網絡上廣泛流傳,感動了不少網友。這份《請戰書》就是原第一軍醫大學南方醫院2003年赴北京小湯山抗擊“非典”醫療隊的24名隊員向南方醫院黨委請戰抗擊新型肺炎時所寫。

他們在上面寫道:“我們積極請戰:若有戰,召必回,戰必勝!”

郭亞兵的手印和簽名就在這份請戰書上面。

17年前,他也是南方醫院出征小湯山醫療隊的隊長。

《請戰書》在網上引起了巨大反響。24日下午3點,南方醫院安排了郭亞兵接受媒體采訪。

郭亞兵遲到了十分鐘。他解釋了遲到的原因:因為南方醫院作為定點收治新型肺炎的醫院,專門組建了一支50多人的隊伍。“因為我經歷過‘非典’,大家要求我一定要給他們上一課,所以我就遲到了10分鐘。”

郭亞兵說,此次新型肺炎和2003年的“非典”有很多相似之處,其中最大的相似之處就是在很多未知與不確定的情況下,快速傳播。

“我們對于未知的東西懷有恐懼心理是很正常的。其實我們也害怕,我們醫院有很多90后、00后,大家都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我們作為專業人員,理解起來快一點,能夠更快地消除恐懼。”郭亞兵說,大家讓他去講課,一方面是傳授知識,但更多的是穩定軍心。

“我們培訓已經做了很多次了,很多知識都已經講過,但是我們當年經歷過‘非典’,經歷過生死的考驗。我站在講臺上就告訴他們,當年我們能夠走過來,他們年輕人就更能走過來。我們在小湯山的醫療隊,在那么惡劣的環境下,能夠做到零感染,大家更能做到。”

《請戰書》是為了提振信心

郭亞兵說,《請戰書》的初衷并不是真的要請戰去武漢,因為他當時并不知道武漢的需求,只是發現疫情仍在擴散,很多不良信息也在網絡上流傳,他們想給社會傳遞一種信心。他相信精神的力量非常重要。

“救死扶傷是我們的職責,但是這個時候我們覺得還應該做一些什么,于是當年和我一起到小湯山的護士長王曉艷就提出來,是不是可以發一份《請戰書》給大家提振一下信心。”郭亞兵說,這個提議在微信群里得到了大家的積極響應,于是網上很快就出現了那份有24個紅手印的《請戰書》。

2003年,郭亞兵帶領南方醫院的29名醫護技人員前往北京小湯山醫院,負責17病區,一共30多張床位。

“我們到那里的時候,房子都是空的,設備要自己去弄。物資也有,但是要自己去倉庫里搬。一切都要自己搞定。”郭亞兵說,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的醫療隊在北京小湯山醫院奮戰了大約2個月。“我5月初去的,還帶了冬裝,后來不到兩個月就回來了,比我預期的還要早。”

采訪一直持續到下午4點,此時的郭亞兵還不知道廣東正在緊急籌備隊伍馳援武漢。當時在接受南都記者采訪時,他表示不知道武漢是否有需求,他甚至擔心自己的年齡會導致組織上不考慮他。“現在死亡病例都是年紀大的和有基礎病的,如果組織上設置條件說55歲以下,這一條就把我給卡死了。”

幾分鐘后,郭亞兵就接到了電話。他要帶隊去武漢,而且不僅是南方醫院的隊伍,而是出任整個廣東醫療隊的隊長。

原本他計劃春節期間帶著家人到河源去泡溫泉。接到這個任務后,他和家里打了個招呼,簡單收拾一下就出發了。

“我們搞傳染病的家里都習慣了,完全不擔心不可能。”郭亞兵輕描淡寫地說道,溫泉就只能他們自己去泡了。

“戰必勝”有底氣

在機場出發大廳,南都記者隨機采訪了多家醫院的數十位醫護人員。和《請戰書》一樣,他們個人以及所在醫院對應對新型肺炎的疫情早有準備。

“我們醫院從去年12月份就開始培訓,一共培訓了多少次我們都不記得了。”“廣東17年前經歷過‘非典’,大家都有預判:可能很快會波及廣東,可能會需要人員支援武漢。我們在心里早就做好了準備。”“除了醫院組織的培訓,我們內部老的會教新的,傳染病專業的會教其他專業的……”

充分的準備、過硬的業務素質、強烈的使命感和高度的職業精神,是這次隊伍能夠迅速集結的原因。1萬多名的志愿者大多數是在這之前就已經明確表達了愿意出征的意向,組建隊伍只需要在這一萬多名志愿者中篩選名單,128名白衣天使的臉上都寫滿著信心。

恐懼來自未知,信心來自專業。郭亞兵說,他們2003年面對的形勢更嚴峻,病毒的傳播渠道對所有人都是一樣的,他們當年能夠零感染,這次也可以,醫護人員可以,普通老百姓更可以。

為什么依然還有醫護人員感染倒下?為什么他們2003年可以做到零感染?郭亞兵說,在醫院,杜絕院內感染是一個系統的工程,需要有很強的組織能力,在紀律上則要求高度的一致性。“每個環節都不能出問題,一旦出現問題,不僅個人可能感染,甚至可能導致醫護人員全軍覆沒。”郭亞兵說,南方醫院保持了軍人的底色,在紀律的一致性上執行得非常好。

“個別醫護人員感染也有很多種情況。有的是口罩破了,有的不是傳染病專業的,對傳染病的防護不夠專業等等,都有可能。”郭亞兵說,傳染病專業的醫生接觸發熱病人一定會戴口罩,絕對不會沒有洗手就揉眼睛,口罩破了會屏住呼吸,電梯人多也會屏住呼吸,然后趕緊到室外或者室內的上風口呼吸新鮮空氣……

郭亞兵說,這些知識,他們在醫院都做了講座和培訓,同時實踐操作中為了能夠確保準確執行到位,醫院還經常組織演練、實操。

在郭亞兵看來,廣東此時派隊伍支援武漢,既是大局意識、職業精神的體現,也是自信的表現。“我就從來不擔心廣東會出大問題,社會秩序混亂、疫情失控、經濟受到嚴重影響這些問題我一點都不擔心,我對廣東的信心非常足。”

郭亞兵說,“戰必勝”不只是喊口號,而且有底氣。

采寫:

南都首席記者 劉軍 南都記者 黎玉瑩

Top
新腾讯分分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