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嘉興熱點新聞網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正文

資本大亂斗:動了院線的奶酪 徐崢遭萬達等聯合抵制

時間:2020/1/27 18:46:39 | 來源:網絡 | 閱讀:3620次

從今日開始,徐崢賀歲喜劇電影《囧媽》登陸今日頭條系App,抖音、今日頭條、西瓜視頻、抖音火山等全線免費播放。在電影歷史上,院線電影互聯網免費首播尚屬首次。

新型冠狀病毒期間,7部主力春節檔影片全部撤檔,《囧媽》的非常時期非常辦法,收獲民間一片掌聲,不過《囧媽》的出品公司歡喜傳媒港股暴漲43.07%之后,院線“不高興”了。

因給院線帶來損失,繼浙江省電影行業發文譴責之后,萬達、博納、幸福藍海、金逸、大地等23家院線把徐崢和《囧媽》告到國家電影局市場部處,要求電影局緊急叫停《囧媽》,并抵制《囧媽》制片方以及徐崢出品的電影。

徐崢的背水一戰

在免費首播、春節撤檔之前,徐崢的《囧媽》經歷了一次提檔風波。1月20日,徐崢在微博上宣布《囧媽》從大年初一提檔至除夕。他直言,提檔是為了提升假期的票房。

今年春節檔共有7部影片競爭,其中票房主力角逐的四部影片為《唐人街探案3》、《囧媽》、《姜子牙》以及《奪冠》。但是貓眼專業版數據顯示,春節檔預售成績《唐人街探案3》,截至1月22日17時,春節檔預售4.68億票房中,《唐人街探案3》2.6億的成績一騎絕塵,《囧媽》排第二,預售卻僅有5001萬。《姜子牙》緊隨其后,為4965萬元。

但是囧媽的危機在于,13.4%排片率既沒有《唐人街探案3》30.5%的一半,甚至不及《姜子牙》14.3%。

徐崢的提檔,焦慮來自于一份對賭協議。

2019年11月7日,歡喜傳媒發布公告稱,附屬公司歡歡喜喜與橫店影業簽訂了關于《囧媽》的保底發行協議。雙方約定保底總票房為24億 元,保底方需要最少支付保底發行代價為6億元,超出24億票房部分,雙方按該電影的影片凈收入的比例分配:歡歡喜喜為35%及保底方為65%。

以24億票房計算,扣除5%的電影事業發展專項基金、3.3%的稅費后,共有約22億分賬票房,刨除院線等各方抽成收益,歡喜傳媒最終收入為33%,約等于7.62億。

目前,《囧媽》的口碑遭遇滑鐵盧,豆瓣評分僅6.1分。去年《瘋狂外星人》豆瓣評分6.5分,排片率達20%,最終票房止步22億。業內人士均預測,《囧媽》即使春節檔如期上映,也難達到24億保底票房。

互聯網試水,遭行業性抵制

1月23日,歡喜傳媒再次發布公告,表示公司全資附屬公司歡歡喜喜與北京字節跳動網絡技術有限公司訂立合作協議,據此,歡歡喜喜及字節跳動將于在線視頻相關的多個領域展開合作,字節跳動將向歡歡喜喜最少支付6.3億作為代價。同時,《囧媽》保底發行協議也已中止。

歡喜傳媒相關公告透露,《囧媽》的整體制作成本為2.17億。按照分成比例計算,6.3億對應的票房為16億。鑒于囧媽的口碑以及排片率,《囧媽》已然很難達預期24億的票房。與今日頭條合作的絕妙之處在于,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之時,讓徐崢及歡喜傳媒全身而退,并名利雙收。

不過,這一發,卻牽動著整個電影業的生態。

1月24日,包括萬達影業、大地電影有限公司在內的23家電影院線公司聯名向電影總局提請申請。要求總局緊急叫停歡喜傳媒電影《囧媽》互聯網免費首播的行為,取締電影院以外各類”零窗口期”的放映模式。

《科創板日報》記者根據電影專資辦的數據進行粗略統計,前十大院線中,萬達、大地、上海聯合等7家院線聯合簽名。中國共有將近50家院線,參與聯名院線高達34家(包括新增11家),市場份額占比約70%。

值得注意的新增抵制名單中,原保底發行方橫店影視赫然在列。

院線之怒,院線之難

特殊時期特殊操作,值得院線統一戰線,集體上書聲討嗎?

大動干戈的背后,上海西二文化傳播有限公司CEO王純迅向《科創板日報》記者表示,“本質上是對于生態叛逃的一種聲討。”

34家院線聯名上書的三層意見包括:一是叫停《囧媽》的互聯網首播行為,二是抵制歡喜傳媒以及徐崢的作品,三是如有其他片房效仿,一律終止合作。

院線的態度一言以蔽之,院線地位不能被流媒體取代甚至撼動。

一位業內人士評價該事件時表示,《囧媽》成為靶子的原因,院線被拋棄在蛋糕之外。在此基礎上,《囧媽》身上還包含院線最為看重的兩大標簽,“春節檔”以及“大IP大制作”。

中國影史票房排行榜前十名中,《流浪地球》《紅海行動》《唐人街探案2》《美人魚》四部電影均為春節檔。王純迅表示,院線和大片近年來形成的互相支持的生態,片方傾向將大投資體量和題材創新的影片投入春節檔,以獲得良好的票房收益。

來自中金公司的一份研報顯示,平均而言,春節檔占全年總票房從2018年開始接近10%。不同的城市之間占比差異極大,重要票倉的三線及以下城市對春節檔呈現出超高依賴度,短短的十天左右春節假期,以2019年為例,票房收入占據全年54%。

三線及以下城市人口超過10億。

此次新型冠狀病毒導致撤檔的黑天鵝事件事件,意味著3000多個縣城、4萬多個鄉鎮的電影院,全年票房收入的一半流失了。

電影的窗口期,一貫稱之為院線的生命線。但是近兩年,窗口期呈現兩極分化態勢,一方面文藝片的窗口期縮短至兩周時間,斬獲柏林電影節最佳男女主角的《地久天長》、賈樟柯《江湖兒女》、婁燁《風中有朵雨做的云》均在上映兩周左右全網上線。另一方面,是大IP或大制作電影密鑰期無限延長。《哪吒之魔童降世》《戰狼2》《流浪地球》密鑰延期2個月。

大IP大制作,已經成為院線最為重要的票房收入的利器,因此院線將更多的資源以及關注度投入到大制作影片之上。

“國內能生產優質的商業電影十分有限,投資卻又越來越大,一旦幾億投資打了水漂誰都受不了。”上述業內人士表示,雙重標簽下《囧媽》與互聯網合作,將院線排除在外,無疑是釜底抽薪。“他們更擔心其他片房的效仿《囧媽》行為,所以聯名書中特意強調,如有效仿,將一律終止合作。這一點有幾分敲山震虎之意。”

不過,王純迅卻認為,雖然互聯網對院線有多重打擊,并從根本上瓦解觀眾的觀影習慣,但他認為流媒體無法支撐電影大制作的變現。

網絡大電影至今未誕生口碑佳作即為例證。

他認為,大制作往往需要大量的投資,以及更為專業團隊。“大制作電影與院線是唇亡齒寒的關系。中國從2015年開始,院線才陸續開始爆發支撐大制作的實力,并每年產生2到3部爆品。院線的出路,不是聯合絞殺新模式,而是應該是發覺更多可以拉人進影院的作品。”

Top
新腾讯分分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