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嘉興熱點新聞網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正文

號外|浦發銀行的2019:罰單如潮錢如紙

時間:2019/11/15 8:44:25 | 來源:網絡 | 閱讀:12960次

轟動一時的浦發銀行成都775億大案,并不是句號。

作者|馬莉(北京)

專欄|網易號外  主編|戴鷺

浦發銀行(600000)似乎正在遭遇“水逆”,除了2017年浦發銀行成都分行貸款造假窩案持續至今的影響,還在今年以來密集受到監管處罰。

根據網易財經不完全統計(僅含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及其地方監管局的開出的罰單),截止到2019年11月8日,2019年以來浦發銀行及各分支機構、個人至少收到56張罰單,罰款總額超過2100萬元。主要違法違規事實包括分拆授信、越權審批;將貸款資金轉為存款;用印管理不審慎;信用卡業務授信不審慎;信貸資金被挪用,違規流入房市;內控管理存在漏洞、信貸管理嚴重不審慎形成風險等。

相關閱讀

浦發銀行屢罰不改?專家:浦發的今年又是個罰單年

53歲浦發銀行副行長潘衛東擬任上海市市管企業正職

銀保監會依法查處浦發、廣發銀行總行相關責任人員

A股史上最大規模可轉債500億浦發轉債網上申購

56 張罰單

根據網易財經的梳理,截止到2019年11月8日,2019年以來浦發銀行及各分支機構、個人至少收到56張罰單,罰款總額超過2100萬元。

如果按照分支機構來看,至少有24家分支機構在2019年領取罰單,分別是成都分行(如無特殊說明,下文所指成都分行均為浦發銀行成都分行)、北京分行、昆明分行、云南曲靖支行、廈門分行、西寧開發區支行、西寧城東支行、長沙分行、蚌埠分行、信用卡中心、重慶分行、濟南分行、淄博分行、東營墾利支行、東營廣饒支行、河北石家莊分行、大連分行、杭州分行、寧波分行、嘉興桐鄉支行、臺州椒江支行、烏魯木齊分行、廣州分行和銀川分行。此外,還有長沙芙蓉支行和衡陽分行的個人在2019年收罰單。

從省份來看,上述24家分支機構分布在四川、北京、云南、福建、青海、湖南、安徽、重慶、山東、河北、遼寧(大連)、浙江、新疆、廣東、寧夏和信用卡中心。

其中,云南、青海、山東、浙江等地均超過1家分支機構受罰,在山東和浙江,均至少有4家分支機構受罰。

值得注意的是,大連分行、廣州分行短期內連續被罰。

具體來看,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大連監管局分別在2019年3月12日和2019年4月2日對上海浦東發展銀行大連分行作出處罰決定。大連分行的主要違法違規事實分別是“滾動開立無真實性貿易背景銀行承兌匯票”和“貸后管理不到位,未監督流動資金貸款使用情況,導致貸款資金未按合同約定使用”,兩次均被罰款50萬元。

中國銀保監會廣東監管局則分別在2019年1月3日和2019年2月11日對上海浦東發展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廣州分行作出處罰決定,廣州分行的主要違法違規事實分別是“向關系人發放信用貸款”以及“授信業務嚴重違反審慎經營規則”,前者沒收違法所得40040.37元,罰款70萬元;后者罰款50萬元。

多地分支機構罰款金額超100萬元

從罰款金額上看,除去浦發銀行成都分行違規放貸案一事,2019年以來,浦發銀行分支機構被罰款金額較大的還有北京分行、昆明分行、廈門分行、杭州分行和臺州椒江支行,這幾家的單次被罰款金額均超過100萬元。

其中,北京銀保監局在2019年10月8日對上海浦東發展銀行北京分行作出處罰決定,罰款290萬元。北京分行的主要違法違規事實是,信貸資金轉存定期存單并用于開立銀行承兌匯票、違規辦理委托貸款業務、資金監控不到位導致信貸資金違規用于投資及購房、個別貸款業務管理不到位、票據業務管理嚴重違反審慎經營規則、同業投資違規通過信托通道發放土地儲備貸款、理財資金違規用于借款人支付土地出讓金、理財資金違規通過信托通道投向批準文件不全的建設項目。

云南監管局則在2019年6月26日對昆明分行作出處罰決定,罰款270萬元,沒收違法所得7.296萬元,罰沒合計277.296萬元。昆明分行的主要違法違規事實是:違規通過存貸易業務進行返利吸存;借助第三方網絡借貸平臺,違規吸收存款及收取中間業務費用;個人消費貸款流入房市、股市;對貸款用途審查監控不力,流動資金貸款回流借款人,挪作他用;違規為土地儲備提供融資;要求和接受地方政府擔保承諾,通過經營性物業貸款渠道增加地方政府隱性債務。

廈門監管局對廈門分行在2019年9月17日作出處罰決定,罰款150萬元并責令該分行對直接負責的高級管理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給予紀律處分。廈門分行主要違法違規事實是分拆授信、越權審批;貸中審查嚴重不到位;貸后管理嚴重失職。同時廈門監管局還下發了四則行政處罰,對3名責任人給予警告,1名警告并罰款30萬元。

浙江監管局在2019年10月16日對杭州分行作出處罰決定,罰款160萬元,杭州分行的主要違法違規事實是:用印管理不審慎;貸款資金回流后轉定期存款、虛增存貸款;貸后管理不到位、貸款資金被挪用于購買股票;辦理無真實貿易背景的銀行承兌匯票業務。同時,1人因對該分行用印管理不審慎負有直接責任被給予警告處罰。

臺州監管分局在2019年2月3日對臺州椒江支行作出處罰決定,罰款200萬元,該支行的主要違法違規事實是:內控管理存在漏洞、信貸管理嚴重不審慎形成風險。同時,臺州監管分局還對相關責任人下發四則行政處罰,其中1人被給予禁止終身從事銀行業工作的處罰

個人消費貸流入房市、股市

網易財經梳理浦發銀行各分支機構2019年以來的受罰情況,可以看到,貸款業務成為受罰“重災區”。主要問題包括分拆授信、越權審批;貸中審查不到位;貸后管理失職,信貸資金違規用于投資及購房;以貸轉存;內控管理存在漏洞;信貸資金用于承接不良或逾期貸款;以及違規辦理經營性物業貸款等。

比如,北京分行就存在“違規辦理委托貸款業務、資金監控不到位導致信貸資金違規用于投資及購房”的違法違規事實;云南曲靖支行嚴重違反審慎經營規則,將貸款資金轉為存款;廈門分行分拆授信、越權審批,貸中審查嚴重不到位,貸后管理嚴重失職等。

下圖為2019年,部分因貸款業務存在違法違規事實而領罰的浦發銀行分支機構具體情況:

號外|浦發銀行的2019:罰單如潮錢如紙

值得注意的是,在昆明分行的違法違規事實中存在一條:要求和接受地方政府擔保承諾,通過經營性物業貸款渠道增加地方政府隱性債務。

此外,可以看到的是,以貸轉存,以及貸后管理失職,信貸資金違規用于投資及購房等違法違規的事實多次在浦發銀行分支機構的受罰記錄中出現。

除了貸款業務,2019年受罰的浦發銀行分支機構存在違法違規事實的領域還包括:貼現、用印、匯票、同業、信用卡等業務。如未對貼現資金使用進行控制與管理,導致貼現資金直接回流出票人;用印管理不審慎;違規辦理無真實貿易背景電子銀行承兌匯票;承兌匯票業務中違規以貸款資金作保證金;同業業務內控管理不嚴;票據業務管理嚴重違反審慎經營規則以及對信用卡申請人收入核定嚴重不審慎等。

不過,在浦發銀行的2019年年報當中,在反思成都分行事件后特別提到,“2019年,公司進一步將‘嚴合規’明確列入經營管理主線,將依法合規經營作為立行之本,把依法合規貫穿于經營管理的始終,為實現高質量、可持續健康發展努力。”

成都分行真實資產規模現形

浦發銀行成都分行注冊成立于2002年3月22日。根據浦發銀行歷年業績報,可以看到,在違規放貸案之后的2018年至今,成都分行的資產規模下降到1000億以下,職工人數和所屬機構均有所減少。

網易財經梳理了近10年浦發銀行的業績報,2009年末至2019年6月30日,浦發銀行成都分行的資產規模(億元)、職工數、所屬機構如下圖所示:

號外|浦發銀行的2019:罰單如潮錢如紙

正是在2017年4月,浦發銀行換屆,浦發銀行黨委書記、董事長吉曉輝退休卸任,中國太平洋保險董事長高國富接替吉曉輝,成為浦發銀行黨委書記。隨著人事的變動,成都分行違規放貸案逐漸被外界所知。而根據浦發銀行2017年半年報,期末(2017年6月30日)成都分行的資產規模一度達到1389.36億元,職工數為974人,所屬機構為41個。在浦發銀行的所有分支機構中,成都分行的資產規模彼時排在上海分行、北京分行、南京分行、深圳分行、天津分行、廣州分行、鄭州分行和杭州分行之后(不含信用卡中心)。

如上圖所示,2012年,成都分行的資產規模突破1000億元,此后一直到2017年年末的幾年間,成都分行的資產規模均維持在1000億元以上。成都分行的資產規模占全行資產規模的比重,曾經在2013年末攀升到4.59%,2009年末-2014年末,這一比重維持在3%以上,2015年末-2017年末這一比重在2.1%-2.22%之間。成都分行因違規放貸案被處罰后,2018年末至今,這一比重降到2%以下。

2018年1月,四川銀監局依法查處了浦發銀行成都分行違規發放貸款案件。通過監管檢查和按照監管要求進行的內部核查發現,浦發銀行成都分行為掩蓋不良貸款,通過編造虛假用途、分拆授信、越權審批等手法,違規辦理信貸、同業、理財、信用證和保理等業務,向1493個空殼企業授信775億元,換取相關企業出資承擔浦發銀行成都分行不良貸款。

四川監管局于2018年1月18日對浦發銀行成都分行作出處罰決定,罰款4.62億元,同時對浦發銀行成都分行原行長、2名副行長、1名部門負責人和1名支行行長分別給予禁止終身從事銀行業工作、取消高級管理人員任職資格、警告及罰款30-50萬元不等。

銀監會當時指出,這是一起浦發銀行成都分行主導的有組織的造假案件,涉案金額巨大,手段隱蔽,性質惡劣,教訓深刻。此案暴露出浦發銀行成都分行存在諸多問題:一是內控嚴重失效;二是片面追求業務規模的超高速發展;三是合規意識淡薄。此外,該案也反映出浦發銀行總行對分行長期不良貸款為零等異常情況失察、考核激勵機制不當、輪崗制度執行不力、對監管部門提示的風險重視不夠等問題。

當時,浦發銀行根據監管要求,給予成都分行原行長開除、2位原副行長分別降級和記大過處分,對195名分行中層及以下責任人員內部問責。根據浦發銀行2016年年報,截止到2016年期末,成都分行的職工數為1007人,195人占到總數的19.36%。

事實上,在2016年,浦發銀行成都分行就曾受罰。比如2016年6月27日銀保監官網發布對成都分行的處罰信息(作出處罰決定的日期為2015年10月26日),因“貸款風險分類不及時、不準確,嚴重違反審慎經營規則”,該行被責令改正,并處以40萬元的罰款。同年10月14日(作出處罰決定的日期為2016年9月21日),該行因“簽發銀行承兌匯票無真實貿易背景,嚴重違反審慎性經營規則”,被罰款30萬元;同時,兩名責任人被警告并罰款8萬元。

今年10月12日,銀保監會官網公布對浦發銀行的4張罰單(作出處罰決定的日期是2019年6月24日),因對成都分行授信業務及整改情況嚴重失察,重大審計發現未向監管部門報告,以及輪崗制度執行不力,浦發銀行被罰款130萬元。此外,吉曉輝(浦發銀行時任董事長)、穆矢(浦發銀行時任副行長)、朱玉辰(浦發銀行時任行長、副董事長)三人分別被給予警告并處罰款20-30萬元不等。

對此,浦發銀行曾回應表示,這是2018年1月四川銀監局對成都分行違規發放貸款事件進行處罰后,中國銀保監會對浦發銀行總行的后續行政處罰。在各級監管部門和地方政府的指導、幫助下,成都分行風險事件現已實現合規整改,分行各項經營管理工作正常。

回頭來看,浦發銀行成都分行彼時為掩蓋不良貸款,通過編造虛假用途、分拆授信、越權審批等手法,違規辦理信貸、同業、理財、信用證和保理等業務,向1493個空殼企業授信775億元,換取相關企業出資承擔浦發銀行成都分行不良貸款。

一位熟悉銀行審計業務的會計師事務所從業者告訴網易財經,現在監管比較嚴格,“現在銀監都要求90天或60天逾期就進不良。除非銀行內部統計的逾期天數不對,否則就算隱藏了(風險),也很快就暴露出來了。”

網易號外|出品人:姚長盛 齊棟梁

本文作者|馬莉(北京)

主編|戴鷺  

爆料郵箱:[email protected]

Top
新腾讯分分彩开奖